阜成路从八里庄桥至定慧桥的这一段

2020-06-20 05:22

停业通知上并未言明是何种“国家政策调整”,阜成路上其他餐饮业人士则普遍猜测是受到“八项规定”的影响。

至今,仍有相当一部分附近居民并不知道这些曾经的标志性饭店已经关门。住在定慧东里的居民刘先生甚至会热情地给人指路:“要是想找高档又好吃的餐厅,您顺着阜成路再往西边走,不远,那儿有家湘鄂情。”

服务员小李来到阜成路上一家饭店当服务员已有半年时间。他认为,这里的工作并不忙碌,“每天上午10点左右到店,中午不到3点下班,下午4点半再上班,晚上10点多差不多也就下班了。”即便是最忙的周末,他也能在晚上11点前后跟同事们一起回到宿舍。“听说前几年比现在忙。”这份工作,小李每个月能拿到2600元左右的工资,“工资这样也就还行吧,我们饭店现在还招服务员呢。”

说起高端餐饮街,人们总是会想起阜成路。在这条位于西三环与西四环之间的路上,知名餐饮企业入驻已有逾15年时间,以至于渐渐成为了一条以高端服务为特色的餐饮街。2013年,发展南部高端商务服务区成为海淀的战略目标之一,而阜成路恰好处于这个服务区的核心位置。

“高端的?有哇!当然有!”自称进过阜成路所有饭店的居民张先生称,尽管“八项规定”给曾经热闹红火的阜成路高端美食街带来巨大影响,一些饭店里仍然存在高端消费。“主要是商务用餐,不然怎么办?有的来开会,总得有地方吃饭吧,要是涉及外商更不能含糊。”

不过,前述人士称,金悦停业是因为“合同到期”,“而且政府部门对这片地区有新的规划,从东边八里庄桥下河边往西,正好金悦被划在其中。”

但在附近居民看来,这种主动“降低身段”的做法,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时是便宜了,这个确实。”定慧西里居民刘先生回忆,从2009年开始,每年自己老母亲过生日都会把宴席选在湘鄂情酒楼。“一开始确实不便宜,‘八项规定’之后没多久吧,他们的菜价儿明显便宜了。当时我们街坊之间还聊起过,说中央一严管,这些高价菜要么没了要么调价。后来没两年,菜价儿又一点一点地涨回去了,有些当时推出的低价菜,后来也跟着涨价了。”出现这种情况的,不止湘鄂情一家。对此,刘先生戏称其是“一阵风的事儿,吹过去就完”。

金悦海鲜,曾经与湘鄂情、黎昌海鲜一起被认为是阜成路高端餐饮街的标志,现在也是一派衰败景象。在阜成路南侧、八里庄桥西不远的路边,楼顶红色的“金悦海鲜”大字十分显眼,而其所在的大楼门前已经杂草丛生,院门紧锁,透过门窗看得到内部有些杂乱的桌椅,楼体东北侧的一小片墙砖也已脱落。

如今,曾经作为高端餐饮街标志的黎昌海鲜、金悦海鲜、湘鄂情已经先后关张,人去楼空的大楼外观破败,使得整条街生出几分落寞之味。附近居民将其归因于“八项规定”对高端餐饮的影响,业内人士则透露各家关店的原因不同。

2013年6月,“阜成路美食街及中高端餐饮转型发展交流会”在第十一届中关村国际美食节期间召开,阜成路及周边100余家中高端品牌餐饮企业高层领导到会。

对于停业原因,湘鄂情定慧寺店门口的停业通知上如此写道,“湘鄂情定慧寺店目前发生不可抗拒之变化,因受国家政策调整,致使整个餐饮业遭受重大损失,北京定慧寺湘鄂情餐饮有限公司业绩大幅下滑,致使我公司无力经营下去,经公司研究决定:自2015年7月16日起,正式停业。”

夏末初秋,阜成路上并没有往日的车水马龙,即便晚高峰来临,各家饭店的车位仍显得冷清。

1998年,黎昌海鲜进驻阜成路之前,周围还是一片旧民房。紧随其后进驻阜成路的是金悦海鲜。附近居民回忆,几乎是从那时起,各大知名餐饮店铺一家接一家地来到阜成路,逐渐汇集了杭州菜、淮扬菜、湘菜、鄂菜、川菜等众多知名餐饮企业。

曾经的阜成路上,每天晚上6点开始,高档车云集,各家饭店楼顶的巨幅招牌流光溢彩。一名饭店老板称,“前好些年,阜成路最火的时候,上万一瓶的酒人家客人点起来根本不含糊。人均消费很高的,不过人家也不在乎花多少钱。”

2012年12月,中央出台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2013年7月,北京市商务委在“高端餐饮企业转型发展交流会”上公布,当年1月至5月北京市餐饮收入首次出现下降,降幅为5.6%。会上,相关负责人介绍称,北京餐饮收入历年来的增速都高于社会零售额的增长速度,“但今年前5个月,北京餐饮的收入出现逆转,餐饮收入首度出现下降”。

“说是‘八项规定’之后管得严、高消费饭店干不下去了,但我觉着对这条街影响不大。”居民刘先生如此认为,他的理由是:“你看,那边不是新开了一家特有名的高档连锁饭店吗?” j237

大约两个月前,湘鄂情定慧寺店正式关门停业。1999年,几乎是阜成路高端餐饮街刚刚成型之时,湘鄂情定慧寺店作为这家大型餐饮连锁企业在北京开张的首家店面,落户阜成路与恩济西街交叉口路东侧。鲜红的店名,紧邻路边气派的大楼,曾经吸引着无数食客。而今,这里人去楼空,只留下贴在大门上的一张通知,告诉人们这里已经停业。大楼背后,是空荡荡的全自动停车楼。

“确实受政策影响很明显。”一名接近金悦海鲜经营管理层的人士称:“自从‘八项规定’公布之后,这条街餐饮生意明显受到影响,客流量小了,以前的高价菜也很少有人点了,确实有饭店因为这个没法经营下去了。据我了解,湘鄂情关门跟这个有关系,经营问题。”

转型,是他们讨论的重点。至于对策,则是从过去定位公务餐、商务餐向大众餐饮方向转变,调整菜品结构、增添上百道百元以下价位菜品,有的甚至直接停售了价位在200元以上的高价菜。

阜成路从八里庄桥至定慧桥的这一段,路的南北两侧有八宝庄、定慧东里、定慧西里等多个居民区。不少居民认为,这段2公里左右的路恰好是阜成路高端餐饮街的“精华”。家境宽裕、平日里常进出各家饭庄的居民张先生自称对这条路了如指掌:“有名儿的饭店好多家,永兴花园饭店、大董、便宜坊、顺峰,可是不少呢,大部分都聚在这条路上。”同时他也留意到,曾经生意红火的黎昌海鲜、金悦海鲜、湘鄂情先后停业关张。

有报道称,湘鄂情酒楼也采取了相应措施,“停售高端海鲜类菜品,主打平价海鲜、湖鲜及河鲜;调整部分菜品、果汁销售价格,以及高中低档菜品的比例;推出了50元的套餐、老年人专供餐饮、快餐等,降低门槛,走亲民路线”。

有附近居民称,湘鄂情停业前后,曾听供职于此的服务员说“工资还没结”。这种说法目前尚未得到证实。

这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当数曾因接待高端商务宴请而被民间称为“大饭街”的阜成路高端餐饮街。

当“八项规定”对高端餐饮市场带来冲击后,阜成路高端美食街开始谋求转型。

湘鄂情大楼门前是一处公交站,不时有等车的乘客回头望向空荡荡的餐厅。偶尔,有经过的路人瞟见大楼旋转门玻璃上贴着的a4纸,走上几级台阶看个大概,往楼内张望一番再继续默默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