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宝宝先天体质不好

2020-01-10 21:20

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则表示,近年来,职场女性为生育问题影响职业发展的焦虑情绪有增无减:“不少女中层要兼顾两个孩子,起码3年内无法频繁加班和出差,工作中也会力不从心,从而失去晋升机会,这种阶段性调整的经济成本和机会成本确实很高,也容易引发家庭矛盾。”冯丽娟建议,考虑生育二胎的女性首先要调节好心态,并保持读书、学习等自我充电。

“一年半来,我除了送宝宝去医院,就没有出过家门。单独二胎政策一放开,我老公就说想再要个宝宝,我当时就爆发了!”家住浦东的冯女士告诉记者,为了要不要生二胎,最近家庭矛盾迅速激化。而不少企业hr和心理咨询师也告诉记者,近年来考虑生二孩的35岁左右女白领越来越多,但相应的家庭矛盾和职业发展瓶颈也促发了不少人寻求心理支援。

“这个年龄段的人往往自己或先生是有兄弟姐妹的,所以单独二胎政策给她们带来希望。”伍诗诗分析,“再不生就晚了”成为她们考虑二胎的常见动机,政策放开后,“抢时间”的急迫感会让她们忽略经济、人力、心理上的准备,从而诱发矛盾。此外,这些女性一旦准备生育二胎,就要做好职业生涯中断的准备,等二宝入托后自己也将近40岁,职场竞争力大不如前。

心理咨询师伍诗诗透露,在近年来为众多500强企业以及大型国企、民企作职场咨询的过程中,发现为二胎问题烦恼的女白领明显增多,相应的咨询量也显著上升。

上海市心理咨询行业协会会长王裕如表示,身居管理层的女性放弃事业一心带娃,其实背负了不小的心理压力,也更容易萌生失落感,由此促发家庭矛盾,“要不要生二胎首先应考虑心理上是否做好了准备。”

生娃后一年半不出家门

“二胎烦恼”日益增多

冯女士的先生一直想要个二胎,但苦于自己不是独生子女。所以上海“单独二孩”政策放开当晚,就表示想再要个孩子。压抑许久的冯女士爆发了,先生却坚持己见,婆婆也参与助阵,冯女士忍无可忍,随即爆发家庭大战。

今年35岁的冯女士原是家国企的行政主管,2012年下半年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当上了妈妈。但宝宝先天体质不好,冯女士做起了全职妈妈,和婆婆、保姆三个人全天照料宝宝。至今一年半的时间内,除了送宝宝去医院,她从未出过家门。

“我总觉得婆婆和保姆不够细致卫生,所以喂奶、做辅食、洗护、游戏,所有和宝宝有关的事情我都一手操办。”冯女士透露,她只有趁婆婆抱宝宝在小区里散步时刷刷微信圈作为唯一的休闲娱乐。偏偏宝宝体质弱常生病,每当这时先生就会抱怨“三个人还带不好孩子”,这让她整天处于焦虑紧张情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