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

2020-05-05 04:24

事实也正是如此。据记者了解,在武汉,一些企业已开始投资物流中心、产业园等项目,提前布局未来发展。徐汉丹向记者介绍称,东莞的部分企业已开始向武汉转移。

建行目前是国内唯一一家经行业监管部门批准开办工程造价咨询业务的商业银行。走访过多家企业的建行江岸支行行长徐汉丹说,我们拥有一支专业化的工程造价咨询团队,这被很多客户看重。

记者从建行湖北省分行了解到,今年该行将加大综合融资支持力度,积极推广理财、债券承销等直接融资工具,拓宽企业融资渠道,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主要包括:通过大力发展理财融资业务,多渠道满足企业融资需求,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数据显示,自今年起,已通过理财业务累计为长江经济带相关企业筹集资金19.17亿元。同时,针对优质企业的低成本融资需求,大力推进短融、超短融、中票、私募债等债务融资产品。

建行光谷分行负责人说,其中有不少企业为小微企业。仅今年前8个月,该分行已累计发放科技型小微企业贷款近1亿元,其中无需任何抵质押的纯信用类贷款1700万元。

记者从建行了解到,该行已制定相应政策,全力支持包括湖北等长江沿线省市发展。建行湖北省分行行长林顺辉说,从建行来看,近一年在湖北贷款的投放力度大了,支持的项目多了,金融服务的创新步伐也快了。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末,建行湖北省分行已累计投放小微企业贷款近150亿元,贷款余额324亿元,服务小微企业4000多户。

“天河机场三期扩建工程总投资超百亿元,项目贷款期限也多为中长期。”湖北机场集团办公室主任孟庆举介绍称。投资规模大、建设周期长也正是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的共同点。

据记者了解,为支持小微企业持续发展,建行湖北省分行对小微企业贷款给予大力支持和政策倾斜。林顺辉说,这主要表现为贷款规模单列,确保资金供应。

武汉天河机场、绕城公路、沌口长江公路大桥……,在建行湖北省分行向记者提供的客户名单中,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占据相当比重。

除融资租赁外,针对不同类型、不同发展阶段企业的特点,建行还为企业提供差异化、有特色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如从“传统抵押贷款”到“小额信用贷款”,再到“订单融资”、“专利易贷”、“助保贷”、“投贷联动”等创新型金融产品,从不同角度和层面解决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邱实告诉记者,我们正是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获得资金的。徐汉丹解释说,对于企业来说,融资租赁不仅能更好地满足企业融资需求,还有助于降低其融资成本。

邱实告诉记者:“我们与建行的合作空间很大,除贷款外,还包括造价咨询等业务。”

“之前”与“现在”的时间分割点是:2014年9月。就在这个月,国务院出台文件《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和《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2014-2020年)》,这也标志着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正式启动。

对于小微企业的支持,建行也有所侧重。在信贷资源配置上,以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为导向,结合产业升级方向,统筹信贷资源,加大对电子信息、新能源、生物技术及新医药、高端装备等战略性新兴小微企业以及生产性服务业、民生、环保等行业的支持力度。

“与之前相比,地铁项目的建设速度明显加快,从下半年开始已进入施工高峰期。”武汉地铁集团总经济师邱实向记者介绍说。

除此之外,建行还根据集群营销发展规划,结合区域资源特色,为小微企业客户提供融资、结算、投资银行、理财、电子商务等综合金融服务。

目前距离启动日期刚好过去一年,战略实施情况如何?在长江经济带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湖北省武汉市或许可以给出部分答案。

林顺辉表示,通过对这些重大项目的支持,我们正致力于实现长江中游综合立体交通体系的目标。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武汉市固定资产投资3586.85亿元。其中基础设施投资804.56亿元,增长12.5%,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武汉中交沌口长江公路大桥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芳武认为,武汉投资规模还将继续加大。林顺辉表示,建行将努力满足社会融资需求,促进国家战略的尽快落地。

而这一目标也恰恰与国家战略规划相一致。根据国务院发布的《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可知,到2020年,通过 “铁水空”等方面全方位的布局,武汉最终将建设成为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

这也决定了实力更强的大型银行在支持重点建设项目时更具优势。据记者了解,仅建行一家金融机构便向天河机场提供超过30亿元的贷款支持。同时,考虑到该项目建设工期长、项目投入大以及机场的实际经营情况,建行还在贷款利率、还款方式上给予该项目一定优惠和便利。

一些专家表示,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实施不仅有利于武汉综合化枢纽的形成,更有助于吸引企业的目光。

9月22日,在武汉市光谷生物城内,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称,基地中的不少高科技企业都得到建行的贷款支持。

“我们目前更强调综合融资和服务,通过与建行集团的子公司、海外分行,甚至外部力量联动,实现对客户的支持。”林顺辉说,“这是因为单纯的信贷支持已难以满足客户的融资需求。”